_木已语非_

有没有英国的小团体约一波妇联3...

发现国内各地都有去看复3的组织

有没有英国的小团体来带我一个…

英国4.25就上映了我们可以剧透呀!(不)

就酱…占tag抱歉

西伯利亚寒流回头。

半脱羊奶+三明治+甜甜的猕猴桃。

占tag抱歉。
本来安稳的写着报告,突然听到外面声音很大的,此起彼伏的,三重哭声。
打开窗户一看是这三只在对质,声音超大超持久(?)。但是录不到声音毕竟离得有点远…

一不小心让我生动形象的想起了一段绕口令【笑】

现在这俩黑的还在对质,花色的在旁边看戏ing
最后花猫选择和胖黑同一阵营。

哈哈哈哈。

悄悄的。

每天哭到要疯了的随便发泄之毒鸡汤

我有一个十年的爱人。

四天前她死在了客厅。

 

收到消息的时候是星期天,很满足的睡到九点钟才起床,正在洗米就看到老爸给我发了微信。我以为是普通的慰问信息,就很开心满足的把米倒进锅里,插好电,洗完手满足的蹦跶回卧室。

 

然后在卧室就开始哭,哭了一个小时,给姐姐打微信电话,她都被我吓到了……然后觉得饭应该蒸好了,就又开开心心的去吃饭hhhh

 

边吃边发现老妈还没有看到消息。我自看到消息之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发了串省略号。怕他俩伤心,于是假装活泼发了语音,说没关系,她没有太痛苦,希望爸爸妈妈也不要难过,没事的。

 

被老妈夸了懂事。

 

于是第一天真的觉得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件事。虽然晚上八点就睡了。

 

从第二天起,发现自己有点反应迟钝,当时觉得可能是前一天哭猛了。

 

晚上的时候,刚躺在床上。突然就觉得很绝望。

 

以后一个人在家会觉得很害怕了。

 

 

 

一家三口一起看电视的时候,你不会懒懒的睡在沙发上看着我们了。

 

妈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你不能再跟妈妈抢毛栗子吃了。

 

我要出门前你不会紧紧的盯着我了,不能跟你说【等我回家】了。

 

我坐在桌前玩电脑写作业的时候,不会一回头就看见你躺在床上看着我了。

 

我收拾衣柜的时候,你不会悄悄地钻进衣柜里等我惊喜的发现你了。

 

小时候我写作业,你就睡在我书桌上,被老爸丢下去就再跳上来。我中途去上个厕所,回来发现你竟然又抢了我的椅子。摸摸你,你甚至会一伸脖子躺在我的手腕上。

 

小时候我的床挨着墙,你总会挤在我枕头边上。妈妈逗你,你正要急眼的时候我一个翻身把胳膊搭在你身上,于是我被咬了。妈妈就在旁边开心的笑。

 

再也不能一回家就大声喊你的名字啦。也不能跟你讲心里话啦。

 

拿回来好吃的,看不到你伸长脖子闻闻,偷/抢吃的的样子了。

 

一年后回家的时候,不能满屋子喊你,问你还认不认识我了。

 

预计两年后搬了大房子给你买的猫爬架也没有必要搬来了。

 

死亡的离别啊,不像什么其他的再见。再也不能相见的无望感,不是所谓的“它出现你生命力,带给你了很多美好,它就很满足啦。更教会你要学会珍惜啊。”这样的大道理,而是简单的,特别特别简单的,就是不能相见了。

 

人类的安全感指的是虽然你不在我眼前,但我知道你仍然在等我回来。

 

于是觉得自己这几天精神分裂很严重,一到独处,或者校园里那只猫,就觉得有点轻微的窒息,所以使劲呼吸,加上天天都在哭,嗓子哑了还只能跟爸妈说是感冒。

 

对不起,你在我窗边向外看的时候我总是打断你,你独自安稳的睡在妈妈床上时我总是去抱你,你在舔舐自己时我也总伸出手。

 

对不起,很多时候你想偷桌上的肉或鱼,我总是训斥你,因为给你了你也吃不完。

 

对不起,一直都没有给你买猫爬架,害的你只能在沙发和衣柜顶上窜来窜去。

 

对不起,过年的时候没人在家,你是不是被鞭炮声吓得钻到柜子里去了?

 

七月二十号你突然不吃东西之后,医生说天气凉了就会好了,于是我们给你买了五种猫粮每种一斤,没想到你都不吃。我看你越来越瘦,买了化毛膏,逼着你吃了一口你就开始吐。

 

你死的前一天,爸爸跟我视频的时候说你基本上三周没吃东西了,但看起来还有点精神,依然会跳上我的床和我的桌子。我在视频里看到你,瘦了很多,可是眼睛还是很大很亮。

 

你是不是就在等着从视频里看我最后一眼?如果我那天没有从视频里看到你,你是不是就不会死?

 

白天的时候我明明觉得没事,我可以克服。为什么晚上却又难过的哭到两点才能睡着。

 

姐姐说她有一个朋友,曾经养过一只叫多多的狗狗,后来狗狗死了主人很伤心,没想到十年后主人的孩子快到三岁,有一天问妈妈你认识多多吗,我就是多多。

 

据说猫有九条命,如果猫安静的死在家里,可能是因为它用了八条命去遇见你。

 

对不起,你用你八条命,只换来这样不自由也不幸福的十年。

 

要是你能多活一年,我就可以带给你英国猫玩的玩具,吃的猫粮。

要是你多活两年,我们搬进大房子,里面会有一个大大的猫爬架,你可以睡在更大更软的沙发上,有更大的屋子给你上蹿下跳。

要是你多活了五年,我可以把男朋友带给你看,骄傲的告诉他你已经十五岁了,从五年级就陪我至今,你可以嗅嗅他的气味,你如果不满意我立刻就踢掉他。

如果你多活十年,那时候你已经二十岁了,可能已经不那么喜欢蹦蹦跳跳了,我的孩子可能会摸摸你柔软的毛发,你应该会温柔的看着他。他会好奇的问我“猫猫的脸上怎么好像脏了呀”。你身体和四肢纯白无暇,尾巴却是花的,鼻子边上有一坨橘色,不了解的人都说你的脸脏了。

 

小花猫啊小花猫

 

我以为我已经做好了没有你的心理准备。没有想到自己原来脆弱成这样。每天都有两个小时哭的声嘶力竭。

 

你会不会转世呢?我总哭你,叫你的名字,说我很想你,会不会导致你不能好好的去投胎呢?

如果还能转世的话,就不要在意我喊你了,很抱歉我这次喊你也和以往一样,并没有准备太多好吃的,如果可以的话早点去找个好地方转世吧~

如果你过的不好,一定要来找我,我会去很多地方,不管你重生在哪个角落我一定还是会找到你的。

没有转世的话你肯定会上天堂的,主会带你去天堂,你就会成为带翅膀的小天使啦,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望你给我一点预兆。我很担心你。

 

我一个人的时候会在宿舍边喊你,边说想你,我在家哭的时候你总是温柔的跑来我身边喵喵叫,现在也希望你不要担心,你的铲屎官没事,我只是真的很爱你。

 

哭的撕心裂肺不知道还应该说点什么。

 

以后家里真的没有你啦。

但是你放心,你是我最爱的唯一的主子,我对其他的猫猫好是希望有朝一日你们想见的时候他们也能对你好。

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把你随时带在身边,但是我知道你爱自由,我有尽量给你自由。

 

你知道吗,你对妈妈而言真的太重要了,爸爸陪妈妈的时间少,她很喜欢你团在她被窝里的样子。妈妈很喜欢发你的照片,你陪她睡觉,陪她吃饼干,跟她抢酸奶……

 

妈妈查出来了冠心病,我也很担心她,本来以为你们会互相陪伴互相依靠,你为什么执意要走呢。

 

我确实很感谢你陪伴了我的十年,我也算或多或少的陪了你一辈子,我尽我所能让你开心,希望你能过得好。人类的一辈子也没有几个十年,尤其是年少时的经历格外重要。我很高兴,我少年与青春的十年是你在陪伴我,很感谢,是你教会我爱,教会我珍惜。

 

死亡不能抹去回忆,反而使美好的回忆变得更加痛苦。

 

所有的相聚都是为了分离。那么相聚到底有什么意义。

 

都说人这一辈子挣的钱都是带不进坟墓的。那么回忆难道就会有意义吗。在活着的时候赚足了眼泪和伤痛。好不容易坚持下来,死去之后又是一片虚无。

 

那这一辈子到底有什么意义?


我一直觉得,人生要么为了人类与未来做出贡献,要么为了自己好好活着。可是对于我而言,我的未来明显没有爸爸妈妈能陪我的有限的时间重要,为什么我反而要去做一件不那么有意义,不那么重要的事情呢。

 

爸爸妈妈这几年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为什么不陪在他们身边,反而三年不回家的去出国留学呢……

死亡这件事,对于未亡人而言可能不是会毁灭一生的痛,白天我还是可以看书,可以答题,可以做很多事。可当自己看到今夜美不胜收的月色想与之分享时,未亡人的痛苦已经不止是失去什么那么简单。走在街上的时候,受了委屈的时候,哪怕是普通的坐在地上晒太阳,撑起我每个行动的,是我家里的每一位成员。

 

爸爸,妈妈,猫咪。

 

比起再也没法实现美好回忆的痛苦,未来失去一切的恐惧恐怕更令人难过。

 

那我为什么不珍惜现在好好陪陪父母,难道要像失去猫咪之后以泪洗面再去后悔吗?

 

人这一生真的太短暂。希望你们早日找到人生的意义。

希望你们所爱能陪你们久一点,再久一点。


谢谢你耐心的看完我边哭边写,杂乱无章的这篇文章。

也请求看到这里的你一起帮我为我心爱的猫咪祷告,愿主保佑她。

需要多努力才能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

努力什么的肯定不是在说我。虽然我很想这样做,但是正如我现在所做的一样,明早之前要读完六十页的英文学术文献并且缩减成五十词的简介和一百五十词的分析,而我现在还没开始读引言。


从我第一年上大学开始,在国内,纯英文课本和试卷,虽然有的老师仍然用中文授课但当时对我而言已经觉得自己很cool。我可以做到每门考试都是S,也就是只要考试我就能把错误缩减到全篇只有两个甚至没有。第一次写长篇报告是5000words,紧张得不行,结果自己以为是C的成绩竟然得了A。


然后好像一切都顺利起来。虽然中途也有遇到过保加利亚的老师,听不懂他讲课。考前急得想哭。也遇到过考五个小时的考试,当时别说思考了,就是写完那些字我的手已经酸的不行。考完算分,感觉只能勉强得B,难过了一晚上,没想到两个月后成绩发下来又是A。


最后一场毕业考也是这样,15000words,却恰好我要去澳大利亚,开开心心的玩了一周结果和妹妹吵架,家里人没人帮我,冷嘲热讽的第一次知道我以为的家庭和睦可能真的是假的【但是等回国之后大家又和和睦睦,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那时候为了不让家人讨厌我,每天早上七点就要撑着起床,装作精神抖擞的样子帮忙干干家务,然后在友好的氛围中被姑姑们劝说【哎呀你快去学习,家务不用你做】。写作业的途中要哄着弟弟妹妹,还得专心。那两个月每天晚上五点才会睡着,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作业还是想家庭,或者只是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安逸所以发发呆。


就这样,这份报告从过年后写到三月初,写了大概一个月。可能是这两年被中国老师养出来的骄傲,我觉得我分析的部分70%写的都很不错,但是其他的部分缺乏太多。但是我或许也是被惯出来的毛病,回国之后直接交了。心里想着怎么也能得B,如果是C我就申请补考。


没想到结果还是A。


所以莫名其妙的我变得有一点点出名,当然只是一点点,毕竟三场毕业考全A的人也不算少,全年级两百五十人,可能有二十个都是AAA。


自此以后,哪怕现在来了英国,同学老师中介问起我毕业考的成绩,都会或真或假的称赞两句,能得三个A,你真的很厉害。


可是他们不知道,我每次在deadline前才开始看笔记,才开始找一些学霸出来做seminar。第三场毕业考在当年一月老师就说可以给他看草稿,是我自己错失了辅导机会,过年后才开始写,所以心里没底。


每一场考试都是这样。我一次次的错过老师给的辅导机会,一次次的在deadline前一天,前一周,前一个月才开始动笔。


我真的不够努力,不然我不会这样的。但是我总是做不到。可能心态实在是太好了。


直到现在,我来到国外,心里一直明白这样是行不通的,但我仍然懒癌发作。懒癌这个词,开玩笑时觉得没什么,自己做不到时却真的觉得很难过。


现在只是语言课,主课比这更累更难,更不好取得高分。希望我能治好这个拖延症。


除此以外,国内的英文阅读材料真的太简单。


国内的全A毕业让我对出国的难度有着一定程度的轻视。直到来了这里,有一万篇academic articles需要啃的时候,我才真的明白:对于我而言,出国后活下来已经很容易(就像每个人英国人能做到的一样),但出国读大学有着无法想象的难度与挫折(就像也不是每个英国人都有能力读大学)。


就像我可以随便搞清楚超市的促销,电话卡的套餐或者医院的治疗等级以及报销,甚至我已经可以辅导英国本土人去申请养老金与所得税。


但是我读不懂专业的学术文献,第一次看到标题就能写四行的文章,我不明白阅读材料里一句话出现八个of到底想说什么,看不清为什么一句话可以连续十行却没有一个标点符号。


而我清楚地明白,这只是开端,等我的专业课正式开始,一切会比这难的多。


出国的人,家里总得有点家底。但我家借了几十万供我出国,与那些纨绔子弟相差很远。


更何况,我们班上有位同学不止家底丰厚,而且他雅思很早就考了八分。在课堂上轻松的就可以跟着老师走。读文献我们要一周,他只要一天。


我到现在仍然认同【那些有钱人学习差,所以就出国读书混文凭】这样的说法。但我同时也想指出来,除非有钱到可以买通学校让他毕业,不然的话,就算是纨绔子弟,想从英国毕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更可惜的是我家里没钱。


我却心高气傲。

甚至想读博hhh


先简单的考虑一下我明天就得交上去的作业好了。还有五周后要过的语言课。再然后就是每时每刻的考试,都会影响我的毕业成绩与硕士申请。


留学不像在家里,每天只要想想怎么学习怎么玩乐。出来之后要考虑健康考虑安全,考虑人机交往与社会实践。老师说的每句话都可能是重点,但那时候我可能得想好中午该吃什么才能让下午的课不迟到,或者在想牙医明天会不会有时间解决掉我这颗痛了一个月的牙齿。


那些什么实况,或者是游戏。或者写的小说。哪怕什么综艺之类的娱乐,还是放下更好。


↑骗你的,对我而言人生的乐趣是学与玩。我都想兼顾了。


↑所以这可能也是我学习不好的原因。


但最起码一些没有用的事情不要再做了。比如网上撕逼?或者交友?很庆幸我遇到了小尔驴子豆豆阿夜等等等一系列的朋友,那个群里的很多人,他们对我的帮助恐怕他们自己都没意识到。


但那些小学生什么的乱七八糟真的是没有意义的事情。奇葩的网友也是,奇葩的同学也是,奇葩的同学也是。现实中也是,网络上也是。


我性格真的太情绪化,别人的一句嘲讽可能导致我白天没法听课晚上没法睡觉。然而这一点又真的太难改,两年了我尽量在改但还是没法做好。


所以也希望我以后能不要害怕别人眼光的去做出头鸟【不要用枪打我】,能自信的成为优等生也是不容易的事情呢。要勇敢!


确实需要诸多修炼。


希望我能再努力一点。多努力一点。多坚强一点。坐好冷板凳,多读书,多思考。吃苦耐劳,德才兼备。会玩也会学。

愿你如是。


也希望每个留学的小学霸最后都会成长为大学霸。牛津剑桥哈佛耶鲁。【然而我是没机会了,只希望研究生能考到伯明翰吧,lse都不考虑了…,如果经济允许再读个伯明翰上下的博士……emmm


先去专心啃完这几篇学术文献!


快十点啦。争取十二点搞定作业早点睡觉!~

【郅摩】细水长流 Part1

*现代AU,充满私设

*文笔差+OOC+逻辑差【案子全靠编

*没看过电视剧的人应该看不懂

*小甜饼

*不要问我为什么police会变得像侦探一样,局长为什么还要亲自探案


正文:

————————————————————————————

萨摩多罗现在很饿。

 

明明他可以吃着林氏铺子新鲜出炉的烧鸡,哼着小曲儿享受难得没有四娘压迫的日子。但现在为什么他还是被那个警察拉出来办事儿了,天寒地冻不说还要遭人白眼。

 

现在是早晨七点,萨摩多罗,一个身心健康的男子,正为了给上司李郅接手的杀人案打探情报而穿着女装和李郅一起在妇产科排队挂号。他身材比李郅矮小纤细些,又留着一头齐腰带卷的长发,声音也算清亮,缩在李郅身后也像是和谐夫妇。然而周围的大妈们还是表情严肃,看像李郅的眼神还带着点同情……毕竟萨摩多罗也是个爷们,虽然刮了腿毛但穿着超短裙修长白皙却富有力量的双腿和宽阔的肩膀实在是——太man了。

 

萨摩多罗只有赔一个优雅端庄又乖巧的笑容回去。顺便用眼睛对站在旁边的李郅千刀万剐。

 

“看我也没用,仔细盯着。更何况,”Y市第一公安分局局长李郅顶着一张面瘫脸回复萨摩多罗的眼刀,“我不还是陪你来了。”

 

“呵呵,那真是感谢人民的公仆了。”萨摩多罗翻了个白眼然后又往李郅身后缩了缩,试图挡住四面八方射来的奇怪的眼神。而且他们这么显眼,说不定嫌犯已经注意到他们,速战速决为好。

 

然而还没等李郅有所行动,大老远的就传来黄三炮爱的呼唤:“老大!出事啦!!”

 

                                                                                                                  


“死者莫五,男性,38岁,平日在东街的市场买猪肉,今早不知为何没有出摊。没见他有什么亲人但人缘不错,就是隔壁摊卖水蜜桃的小李哥担心,中午去他家里发现门虚掩着,尸体就在门口”上官紫苏指着血肉模糊的照片继续说道,“根据双叶的检测,死者死于昨晚十点到零点之间。死因是被活生生的砍下四肢后失血过多而死。但是……”

 

警局内部,李郅,萨摩多罗,黄三炮和上官紫苏围坐在小桌上讨论今日的案件,桌上乱糟糟一片全是现场照片和谭双叶的尸检报告。

 

“但是什么?”萨摩问道。

 

“这刀工整齐,一刀下去筋脉尽断。双叶还说,此人必定医学造诣高超才能避开骨骼直切软骨。可就算如此,人类的力量要做到一刀到底是根本不可能的。”

 

黄三炮远远地瞥了眼照片就又缩了回去:“这凶手杀人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难道,真的不是人干的?!”黄三炮挡着自己的眼睛不想多看,“紫苏你别怕!有我保护你!”煞有种英勇就义的架势。

 

“……谢了三炮。”上官紫苏不忍拆穿黄三炮如鼠的胆量,“不过,我指的是机器而不是鬼神。”

 

“人缘不错,无亲无故,工作普通甚至积蓄不多,也没有仇家……”萨摩绕了绕自己的长发,“恐怕只能是临时起意了。”

 

“萨摩兄说得对!”黄三炮立刻附和,“还是萨摩兄聪明,每次老大猜的案情都是错的。”

 

被属下轻视了的李郅只能淡淡的清清嗓子,顺便滥用一下自己的职权:“今日我与萨摩本可以找到上周行贿案——妇产科医生王水受贿的证据,是你咋咋呼呼打草惊蛇。这周值班就你去吧。”说罢拍了拍黄三炮的肩膀,转身对萨摩继续道,“你快去把这身衣服换了,我看着就——就难受。”

 

“好的老公~”萨摩妖娆的轻撩了一下他栗色的卷发,扭过腰肢走到里屋去了。穿着高跟鞋哒哒哒的扭着走路却依然优雅灵活。

 

其他人听到这句“老公”一脸宛如被雷劈了的表情,转头再看向李郅却发现他连耳朵都红了,嘴角却挂着莫名的笑意。于是大家机智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各忙各的去了。

 

李郅还坐着,周身充满粉色泡泡的不知道在想什么。就听开门声和急促的脚步声震天响,四娘突然气势汹汹的进来,往桌前一站,啪地一拍桌子,大喊一声:

 

“萨摩多罗!!!!!”

 

还没等萨摩应声,四娘难耐的骂道:“萨摩多罗你还给我跑出来了!你知不知道今天东街卖猪肉的那人一上午都没来,你又不在,我只能差不三不四去西街买肉。没想却被人偷了钱包!钱包里可有一张老娘奋斗多年攒下来的信用卡!!!!”喘息间她瞥到了还坐在小桌边上的李郅,四娘僵硬了一下,突然柔情似水了起来,“哎呀李大局长可要为草民做主啊~早日捉拿那万恶的小偷!”

 

萨摩总算是从里屋出来,换了身T恤和牛仔裤,一副大学生的样子:“行了四娘,被偷的是那个褐色的钱夹?李局知道的,肯定能一分不少的给你追回来。更何况,银行卡去挂失就还来得及。哎呀你不回店里看着怎么行,走走走我陪你回去看店。顺便也该吃饭了。”

 

“陪我?!这是你的工作!老娘要给你工资的!”



啊翔润不足

麦爷那句:玩的不精还输不起的,说的不是我么?不知道为什么就真的很想粉他一辈子。